上海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

上海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 > 酒店新闻 > 央视今日说法:热议酒店遭遇“黑名单”

  近日,人民网海南视窗连续报道了海口部分曾辉煌一时却因经营不善而停业的酒店,引起了不少市民和网友的唏嘘感叹,有网友在新闻跟帖后留言称,蓝天路昌隆大酒店和金美亚大酒店也已经多日没有正常营业了。

央视今日说法:热议酒店遭遇“黑名单”:

  主持人:张绍刚

  嘉宾: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叶林教授

  主持人:在深圳有一个人叫戴德民,他在五星级酒店做过多年的主管。但是去年在他离开一家酒店之后,再去应聘,屡屡碰壁。他自己就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那么好的专业技能,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1.找工作被据之门外

  戴德民:“我去威尼斯酒店,人事部的主管看了我的一些资料,他都非常感兴趣。”本以为很快就能收到上班的通知,可两个星期过去了,不仅威尼斯酒店没有消息,就连其它几家面试的五星级酒店也都没有回音。这时他的妻子因怀孕辞职了。为了维持家庭的开销,戴德民决定放弃五星级,而改去四星级酒店试试看。而四星级酒店的答复也令戴德民失望:“一个说我们的员工已经招满了,还有一个是说你再等一下消息,那我就知道他在找理由推脱。”

  3个多月过去了,有着6年工作经验的戴德民居然面试了20几家五星四星甚至三星级的酒店,都没能找到工作。此时,家里的积蓄花光了,戴德民只好带着怀孕的妻子从两居室搬到了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房子里,一向好脾气的戴德民此刻完全变了。戴德民的妻子委屈的向记者说:“我说看《哈里波特》,他把电视一下子关掉了,把插销拽出来一掰扔到地上去了。我当时就懵了。”妻子一气之下跑回了东北老家。戴德民的生活面临着崩溃。就在这时,一个朋友打来了电话,说戴德民上了黑名单,这让他难以置信。

  朋友所说的黑名单其实是深圳各大酒店人事部门之间交流的一种文件,戴德民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上这样的名单。为了弄清真相,戴德民四处托人去核实。没想到真的从3家五星级酒店里找到有自己名字的黑名单。在黑名单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戴德民的名字被排在第二位,后面注明上黑名单的原因是职业道德差,辞退。而发出这份黑名单的正是戴德民刚刚辞职的那家酒店。原来,在去年5月,戴德民在深圳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从事楼层主管和英语培训员的工作,经过3个月的见习,本以为能够顺利转正的戴德民却收到了一张延长见习期2个月的评定通知书。戴德民气愤的说:“评定书对我的评价是工作能力及专业知识太贫乏,不适合做主管工作。我觉得这简直是对我的一种侮辱。”由于不能接受这样的评定,戴德民转天就提出了辞职。没想到酒店表示辞职可以,但要先缴纳1500元的培训费。对此戴德民实在想不通,是我在给你们培训,你们怎么能颠过来收我的培训费呢?这不是恩将仇报吗?在戴德民看来,酒店不仅不该收这1500元的培训费,还应该付给他4000多元的加班费。而酒店认为戴德民的辞职给酒店带来了一定的损失。于是,戴德民跟酒店打起了官司,虽然最终获得了4300多元的经济补偿,但双方为此闹得很不愉快。

  那么酒店为什么会在黑名单上这样评价戴德民呢?由于负责制作这份黑名单的人事部经理已经离职,现任的人事部经理杨殳为我们解释了这件事情。经理说:“我们批准他辞职之后,他没有正面去反省自己管理能力上的一些差距,表现出这样一些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酒店重新对他做出了辞退的处理。”戴德民很纳闷,因为他从来没有接到过酒店的辞退通知。“因为我有一套完整的辞职手续,同事对我的评价都很高。”究竟是辞职还是辞退,我们找到了当时给戴德民和酒店做仲裁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证实是申诉人戴德民本人提出辞职,而酒店并没有主动辞退戴德民。

  据了解,戴德民在这家酒店做主管之前,曾经在深圳另一家五星级酒店――南海酒店工作了近6年的时间。那么当时的他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员工呢?据南海酒店公关部经理说:“戴德民是1995年7月份来我们公司工作的,也是从试用期结果升到高级员工。而且工作期间没有职业道德差的表现。”

  2.为何上了黑名单

  这份黑名单到底是怎样出笼的呢?杨殳经理介绍:“首先,这个黑名单不是随随便便可以来出的。它有一套严格的人事评估制度。我们的专职人员定期的将相关的这些人员的名单整理出来,制作好之后然后经过人力资源部经理的审核,加盖我们人力资源部的公章。然后传真到相关的一些五星级酒店。”

  尽管这位经理进行了诸多的解释,但是始终没有拿出一份形成文字的黑名单标准。由于酒店黑名单主要是在深圳各大酒店的人事部门之间相互传送,所以黑名单出炉之后,只需经过人事部经理审核就可以发送出去。无须再上报其它部门。不过这也是深圳各大酒店目前通行的做法,有时候一家酒店会有一二十个黑名单人员。记者还看到了其它酒店发过来了的类似的黑名单,有的黑名单上还有员工的照片。但是上黑名单的原因部分我们发现了一些不同。记者看到其它酒店的黑明名单上都详细的写出了上黑名单的原因,有的是因为早退,有的是上班时间开小差,也有煽动员工情绪的。只有戴德民所在的这张黑名单上写着职业道德差这种模糊的评价。

  至于为什么要写职业道德差,杨殳的解释是:“因为他这个并不是一件具体的比如要偷取得客人的财务或者是旷工等具体的行为。他是几种违反酒店规章制度和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综合在一起。但是我们也不可能全部把它写出来。”戴德民觉得,为了这句职业道德差,他付出的代价可是太大了。不仅接连找了20几家酒店工作无一录取,还在朋友中无法立足。“以前我许多朋友猜疑的很厉害,说我有小偷小摸的行为而不和我交往,就像我自己背了一个黑锅一样。”于是戴德民只好以侵犯自己名誉权为由将酒店告上了法庭。而酒店觉得酒店内部流通的黑名单怎么会涉及名誉权的问题,这个名单仅仅是限于行业内的一个内部信息沟通。黑名单只有相关五星级酒店的负责人事的人员互相之间通报,并且只是作为参考而已,它不是任何的具有约束力的文件。而且这个名单仅仅是传送给了大概五六家的五星级酒店。

  戴德民认为,既然是黑名单是传给各大酒店的,那就无法保证到底传给了谁。而且也无法保证其它酒店不将黑名单往下传。我们在深圳市旅游局了解到,由于目前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而且深圳市酒店业也没有自己的酒店协会,因此酒店大多自发组织在一起解决各种问题。像这种黑名单,酒店之间没有建立统一的黑名单标准,也没有人监管黑名单的制作,更不会有人统计黑名单制作的规模和传送的范围。那么,是不是像戴德民说的那样他去过的酒店都是因为黑名单不录取他呢?我们采访了几家戴德民应聘过的酒店人事部经理,经理们的回答各不相同,“不录取他,是因为他应聘这个楼层主管,我们当时没有这样的位置。” “你说这个人的名字我们肯定没有接触过。”“我们客房部从来没有招过男孩子,都是女孩子的。”这些酒店一致表示,不录取戴德民并非黑名单的缘故。但对于那些上了黑名单的人,他们的态度也是十分明确,同等条件下会优先考虑别的人,谁也不愿去担这个风险。

  今年3月份,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纠纷。法院认为,酒店是按照同行业交流习惯向其它酒店通报其酒店员工的流动情况,内容仅涉及戴德民的离职原因,并没有侮辱原告。而且戴德民也没有证据显示酒店向社会公众散发过黑名单,因此没有构成对戴德民的名誉侵害。戴德民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刘中尧说,开会期间领导们大都住在河南宾馆,毛主席也在主楼一楼东头南边的房间休息过。当时考虑到毛主席身材高大,宾馆还专门为毛主席订制了一张长2米、宽1.8米的木板床,现在来看,这样的床并不算大,但当时大床都是1.5米宽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