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

上海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 > 酒店新闻 > 特价酒店或动摇携程价格体系

    在日益白热化的激烈竞争中,今年三季度经济型酒店的利润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以大众旅游者及商旅客户为对象,且价格相对低廉的经济型酒店在经历了前期的迅猛扩张后,已进入垄断竞争阶段,业内人士指出,未来经济型酒店的行业整合并购趋势将日渐明朗。

  任鑫从电商小巨头新蛋网跳出来后,忽然一下成了中国移动互联网业红人。一周来,他在几个城市之间飞来飞去,许多人拉他去演讲

  吸引人们的是他新创企业天海路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一款软件应用“今夜酒店特价”。用智能手机登录,人们晚6点后能找到身边存有空房的酒店,并以至少八折价入住。

  任鑫说这是酒店业的“奥特莱斯”,贩售方式像卖面包。面包房里,每晚剩下的面包会打折出售,“今夜酒店特价”打折卖的也是即将空置的酒店客房。

  这种“Last Minute”模式在国外不新鲜。不过,当任鑫将应用以APP形式搬到国内智能手机上,看起来还是很时髦。

  这就是任鑫与他的伙伴、天海路CEO邓天卓带领一支电商团队寻找的创业点子。从6月开始,3个月里,他们思来想去,考虑过SNS等诸多想法后,最终找到了这条路。

  “很多领域都非常拥挤了,我们得尝试些新东西。”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说。

  但他缺少酒店业资源。于是他找到汇通天下,后者平台上有众多个人与机构代理开放式超级酒店业务。经过谈判,他们谈定房源预订价格,然后每天与酒店确定放房数量并于每天18时起在APP上面公布。

  9月,今夜特价酒店的wap版网站上市,但当时并未完全准备好。当获知“去哪儿”也在筹划类似业务时,任鑫决定抢先一步。

  天海路公司很快发现,wap应用已疲态尽显,随后它正式推出苹果版的APP。

  APP上线前,内部犹豫过,因为他们没资源推广。任鑫小心地设计了一个45天获取10万用户的目标。不过,刚推出次日,就冲到App Stroe总榜第二名。3天时间就完成了10万用户目标,一个月不到,已超过40万。

  任鑫说他感谢巨人们的肩膀。首先是苹果、Google们,它们催熟了智能手机的移动互联网应用,LBS、社交化等工具也开始成熟;他还感谢团购模式,说如果没有团购业过去两年间的疯狂推广,消费者们可能至今还不习惯为服务产品预先付钱。

  不过,作为先行者,任鑫有许多压力。因为,酒店业对这类应用模式并没有足够准备。晚6点开始接入消费者订单时,多数酒店预订部门都下班了。于是,任鑫只能把酒店的对接部门直接设在前台,为培训前台服务人员,公司花了许多成本。

  更头痛的是支付环节。人们虽然早已熟悉在PC端上在线支付,但对智能手机上的支付仍然充满谨慎。事实上,不少用户下单后最后止步于手机支付,付款率不到10%。为此,任鑫的公司客服们的大部分精力,耗费在指导用户们如何在智能机上安装支付宝等工具。

  最难受的则是来自传统强势商旅服务商的打压。上线第三天起,携程就开始对它发出威胁:指责相关酒店违反对其“最惠价格承诺”,要求禁止与“今夜特价酒店”合作,否则将封杀酒店。

  任鑫透露,9月底至今,几十家酒店迫于携程压力,终止了与天海路的合作。他觉得这是一种致命压力,因为部分城市好不容易才有20多家酒店可选,遭到打压后,一度缩减为2到3家。

  “用户体验会大受影响,”他对本报说,在不少城市,公司都不敢把所有合作的酒店资源一次性推出,担心暴露引来对手打压。他们只好打“游击”。

  酒店业人士告诉记者,目前“今夜特价酒店”的业务量很小,远不足以威胁携程。但携程担心它会动摇其价格体系,分流用户资源。

  任鑫说,公司与携程等模式有明显差异。在美国,酒店销售有两种模型。一是采购房源再分销,另一种是佣金制。携程等企业类似于佣金制。任鑫说,分销模式可根据销售情况帮酒店动态定价,也会有一席之地。

  新模式已引发对手关注,“去哪儿”也已涉入。任鑫说,这一模式目前市场还不大,同行进来会放大它的价值。旅游业人士对本报说,行业整体互联网化的程度目前尚不足1%,仍有成长空间。

  不过,“今夜特价酒店”的生存未必滋润。酒店业人士认为,这项业务太过单一,可以预见未来的空间不会很大,可能只是一种补充,就像团购一样。任鑫坦陈,这确实不是一个“大生意”。

中国旅游研究学院院长戴斌指出,经济型酒店市场已经从春秋战国的混战阶段,转为垄断竞争的阶段。下一个十年,经济型酒店市场的聚合趋势将更为明显,不但如家、7天、汉庭和锦江之星将会对其它中小品牌进行并购,不排除排名前几位的这几大品牌巨头之间也会出现并购行为。

分享到: